菜单导航

一百多年前一位英国传教士的泰山和曲阜之行

作者: 生活小助手 发布时间: 2019年12月30日 22:02:56

伊莎贝拉·韦廉臣是近代著名入华传教士韦廉臣先生的夫人,1863年来华,协助其夫从事传教活动并多次在中国旅行。1881年,她随韦廉臣从烟台到北京,并记录了沿途的所见所闻和所感,展现了一幅在时代变迁的历史大视野中,十九世纪末中国北方社会生活的风情画卷。作者随丈夫在中国生活多年,能熟练使用中文,交际广泛、处世圆融,积极参加各种社会活动,协助韦廉臣之余,她用自己独特的西方女性的视角和细腻的笔力,书写中国下层百姓的日常生活和中国社会的世态风俗,为读者留下了大量的关于晚清中国社会的珍贵记忆。本文记录了她初登泰山以及前往曲阜孔庙参观的情景。

登临泰山

在这一天的下午时分,我们远远地看到了泰山。泰山是这一地区一系列山脉的最高峰,在山东,泰山被认为是一个非常神圣的地方,很多中国人都会来这里朝拜。在午后的阳光下,我们可以看到远远的泰山山顶上的那些寺庙,寺庙屋顶上红色的琉璃瓦熠熠生辉,院墙也是红色的,在满山苍翠的映衬之下,非常的突兀和显眼。我们好像就是围绕着泰山在转圈,总是能看到那些寺庙,但就是走不到它的近前。终于,我们来到了泰山的脚下,这里也是泰安府的所在地,是一座因泰山而兴的城市。在每年朝拜泰山的季节,这座城市变得非常的繁华和热闹,城中到处都是前来朝拜的人流,老人、年轻人、男人、女人,还有不少的小孩子。显然,我们到达的这个时间,不是朝拜泰山最好的时期,因而在我们进入泰安城的时候,整个城市非常的安静,就这样,我们几乎悄无声息地抵达了我们住宿的旅店。这家旅店的院子非常平整整洁,也很大,院子中不规则地零星分布着几栋客房。旅店老板非常的友善和客气,但他好像对我们自己烹调食物有一些不太满意,不得已,我们只能在旅店的饭厅买晚饭吃。饭菜虽然可口,但价格却是高得离谱,几乎赶得上我们在英国的一流餐厅吃一顿大餐了。

一百多年前一位英国传教士的泰山和曲阜之行

中国市场上的弹唱者

当天晚上的天气非常之好,晚饭之后天色尚早,我们决定前往城中那座最大的庙宇去参观。这座庙宇被称之为“岱庙”或“东岳庙”,就是为了祭拜泰山而专门修建的,而泰山则被中国人称为“五岳之首”,也就是在中国的5座重要山峰中,地位最最崇高的一座。对泰山的崇拜有非常久远的历史,据说早在公元前2255年就开始了。根据记载,在此后的4000多年中,一代又一代的人们前来泰山拜祭。不管是王室贵族,还是普通百姓,对泰山都怀有深深的敬意。有意思的是,每一个时代,人们对泰山的祭拜都有不一样的形式和对象。作为传说中泰山的主宰,泰山神有时候是位男神东岳大帝,有时候则是位女神碧霞元君,甚至经常被交替祭拜。许多来此祭拜的君王,在这里都留下了他们活动的记载,在很多石碑上,就记载着他们来此祭拜的经历。直到现在,对泰山神的祭拜每年还在进行,只是人们祭拜的目的,有些模糊不清。

进入岱庙的大门,我们看到有一块石碑,上面镌刻着几个大字,意思是“祭拜泰山,可以保佑幸福平安”。看起来,东西方是一样的,对于幸福和平安的追求,总是共同的愿望。可是,怎么才能获得真正的幸福和平安呢?人们在内心深处总有努力获取幸福和平安的强烈愿望。正如《圣经·新约·马太福音》第11章中所讲的:“凡劳苦担重担的人,可以到我这里来,我就使你们得安息。”

岱庙精美的大门面朝正南,大门前面是一条东西向的大街叫“天街”。在岱庙的入口,有一座精致的石牌坊,上面雕刻着精美的图案,这种牌坊在中国还是比较常见的,但精致程度各不相同。因为牌坊的顶部是方的,因而看起来比它的实际高度更显得高大。在牌坊的下面,是一条石条铺设的、略带点向上的缓坡的小道,一直通到里面。顺着这条小道,正前方直对着一座造型别致、漂亮的亭子,在那里,我们被告知,如果官员们实在是因为公务太过繁忙,而没有时间爬到泰山顶上祭拜,就会在这里举行简单仪式,向着泰山山顶祭拜,因此这个亭子就被起名为“遥参亭”,也是非常形象。再往前,还是一座牌坊,名为“岱庙坊”,也是横跨整个道路,岱庙坊总体略呈方形,造型端正,为四柱三间三楼式牌坊,高低错落,通体浮雕,造型雄伟,精工细琢。下面的四根石柱,将道路分成了五个部分:中间的门洞,只有皇室成员才能通行;两边的两个门洞,是各级官员们通行的;最外面两旁的小路,才是普通百姓可以通行的。整个岱庙的占地面积很大,周围有围墙环绕,整个围墙的长度达3.5里,也就是说,围墙的长度几乎有1英里。

在我国的抗日战争中,涌现出很多优秀的革命战士,他们为了国家和人民付出了太多,在战场上他们奋勇杀敌,在生活中,他们勤俭节约,成为我们国家的精神财富。 今天要讲的这位
2019年12月20日 06:17:24  生活小助手
1931年12月14日晚,国民党第26路军在参谋长赵博生和旅长季振同、董振堂及团长黄中岳率领下,1.5万余人在江西宁都举行起义,投向红军。 随后,官兵扯掉青天白日旗,跨过梅江大桥,
2019年12月18日 22:59:58  生活小助手
金庸笔下的第一高手是谁,金庸虽然写的是江湖中的故事,然而他笔下的江湖之格局远比一般的武侠小说要大得多,在一些俗套的武侠小说中,江湖中的顶尖高手无非就是有着通天的
2019年11月16日 09:28:45  生活小助手
山东因居于太行山以东而得名山东,在先秦时期,山东隶属齐国、鲁国,故也被称为“齐鲁大地”。其因境内不仅有“五岳之首”的泰山,它还孕育了影响中国两千多年的“儒家文化
2019年10月15日 09:38:23  生活小助手
公元218年,刘封跟随刘备在汉中与曹操军对峙。由于魏将夏侯渊在定军山下被黄忠斩杀,曹操只能率军前来与刘备对峙。当时刘备派刘封去迎战曹操,曹操大怒之下,派人召他的儿子
包拯到底是不是清官?包拯墓被打开之后,发现盗墓贼含泪离开 在我们的古代,人们对于忠臣和清官都是有着一种非常大的敬仰和尊重,这个可能和古代的时候,官场的黑暗有着关系
《水浒传》现在是家喻户晓的一本名著,而且在《水浒传》之中,有许多人都是让人们十分的钦佩,但是却有这样一对人,让人们觉得十分的意外,那就是扈三娘和矮脚虎,在《水浒
无意中看过国外的一篇小小说,说的是一个年轻的贫穷的推销员有一天实在是太饿了,便敲开了一户人家的大门,此时出来一位年轻的姑娘,小伙子便撒谎说是口渴了,想要杯水喝。
蔡襄(1012年3月7日-1067年9月27日),字君谟,福建路兴化军仙游县人 。北宋书法家、文学家、政治家和茶学家。 蔡襄擅长正楷,行书和草书。其书法浑厚端庄,淳淡婉美,自成一体。展
1978反特故事:两块“罗马牌”手表
在三国的历史上,这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,也是一批绝世佳人们争奇斗艳的年代。如吴国姐妹大小乔、千娇百媚的貂蝉,清纯脱俗的甄氏。下面跟小编一起来盘点三国演义中的十大
1968年,“文革”期间,马三立奉“革命组织”之命,亲笔写下了这份所谓的历史材料。感谢外滩画报把这份珍贵的资料刊登出来,三哥看后热泪盈框,今天与大家一起分享这段马三立
今天的故事,我们讲一下铁汉柔情。每一个人,一生中总会碰见那么几个人,让我们从稚嫩到成熟。 她是欲寄彩笺兼尺素,山长水阔知何处的无奈,也是天长地久有时尽,此恨绵绵无
中新网广州3月22日电 题:知名画家陈志雄:笔赞红棉“英雄花” 中新网记者 索有为 “我有我红硕的花朵,像沉重的叹息,又像英勇的火炬。”春日广州,正是著名诗人舒婷笔下盛赞
时间过的真快,转眼曾经发生的事情都变成了历史,我们应该时刻铭记的,不管好与坏,比如我们除了要知道历史上那些伟大的人之外,还是需要了解一些千古罪人的,毕竟就是他们
1951年的春节刚过,驻贵州普定县的剿匪部队——解放军五兵团17军49师146团机炮连忽然得到情报,离该连驻地30里外的鸡场坡,逢场天被匪首王大成手下的土匪劫了场,还杀死了两个农
说到门阀,那得先从西魏的八柱国说起。 北魏末年,高欢当政,首都在洛阳,后来北魏皇帝元修不堪忍受,跑到关中投奔高欢的反对派,北魏分裂为东魏和西魏。这帮人在与高欢的对
图文摘自网络(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)
朱元璋从一个给地主放牛的小娃,亲眼看到父母双双饿死,他无奈去当和尚,为了活命去要饭,参加红巾军,推翻腐败的元朝,朱元璋一路走来历尽艰辛,终于逆袭成大明开国皇帝。
一说到我国古代得封建制度,首先人们想到得应该就是太监制度,可以说这一个制度是我国封建社会的一个产物。我们都知道在古代,一些家中有儿女的人们都想让自己的儿子或者女
1951年的春节刚过,驻贵州普定县的剿匪部队——解放军五兵团17军49师146团机炮连忽然得到情报,离该连驻地30里外的鸡场坡,逢场天被匪首王大成手下的土匪劫了场,还杀死了两个农
1912年,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大一统封建王朝清朝走向了灭亡。大清虽然亡了,但是它仍然拥有百万大军。那大家是否好奇,这些人最后去了哪里呢? 清朝灭亡后,这些军队要么解散,
都知道,李白是唐代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,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诗作,被后世之人誉为“诗仙”。别人靠的是反反复复斟酌获得成功,而他却有点不一样,往往靠的是一杯酒,之后
八十年代初期,在山西朔州这块土地上,曾经进行过全国较大规模的考古发掘工作,这就是著名的“平朔考古”。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平朔考古队从1983年3月1日成立以来,在朔县(区)
可口可乐在中国的历史不短,看到民国美女穿着旗袍代言可口可乐。这种组合,当时是有多时髦啊!
《歪歪侃封神》第 97期 封神中的女性角色不是很多,而提起姐仨,大家首先想到的,想必是和哥哥赵公明一起,生活在三仙岛上的云霄、琼霄、碧霄。 三霄在封神中,可以说是大放异
上世纪四五十年代,苏联有一个很厉害的人物贝利亚,曾被苏联民众说成是人渣、敌人,甚至认为他是罪大恶极之人,至今对于贝利亚的评价也是褒贬不一。不过现在俄罗斯人对贝利
1932年9月3日张宗昌被刺身亡,其后事引起了社会极大关注,特别是住家小妾们的安置(坊间说张宗昌的老婆数不清是误读,除一位妻子外,其他明媒正聚的小妾是有确数的,笔者将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