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单导航

世界大战期间,猪毛为什么比黄金还贵重?需要特种部队护送

作者: 生活小助手 发布时间: 2019年10月10日 09:51:06

世界大战期间,猪毛为什么比黄金还贵重?需要特种部队护送

这张照片摄于1870年的上海,独轮车上这只被五花大绑的黑猪比旁边正在抽烟的乘客还耀眼,我们今天的主角就是还没有腿毛的猪。为什么呢,在反法西斯的战争中,它也是让美国人也无可奈何。

1940年美国政府将它和军火同时列为军事物资一同由精锐的飞虎队输送,其护送飞行航线途经8000多米的喜马拉雅山,由于失事率高被称为死亡航线。

那这只黑猪到底有什么特殊的用途备受美军青睐。

世界大战期间,猪毛为什么比黄金还贵重?需要特种部队护送

我们大家看这张照片,这是一门抗战时期的大炮,在发射后会有一部分火药燃烧后的残余物附着在炮管内壁,如果不及时清理会缩短大炮寿命,甚至影响大炮射击精度,解决的办法就是用专门的刷子来清理,这要求刷毛耐高温,耐潮湿,满足一定的强度不易断裂,不打结。猪鬃是最理想的材料。

世界大战期间,猪毛为什么比黄金还贵重?需要特种部队护送

1900年代散养的黑猪,会被送到美国和英国的工厂,制成刷子,在源源不断的送到前线,帮助同盟国打败了邪恶的轴心国。即使在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,科学家也没有能够找到能够代替它的材料。其实他的贡献远不止如此,1941年,中国与美、英等国家结成反法西斯同盟,获得了大量来自于这些国家的军事援助,但是当时中国的经济能力根本无法偿清这些军事物资,在各国协商之下,中国政府以“以贷偿债”的方式向中国同盟国出口同游、稀土、橡胶等来换取支援,其中所占比例最大就是猪鬃,甚至知道今天,中国的猪鬃出口量仍然占世界第一,没想到貌不惊人的猪鬃也为反法西斯战争出了这么大的力。

大多数人都以自我为中心,以自己的思维去看待任何事物,笛卡儿曾说过:“我思故我在”所以事情没有所谓的好坏,端看你如何看待事情。 正如同战国时代有两个大学说,一个是孟
2019年10月08日 19:13:07  生活小助手
广州,简称“穗”,别称羊城,地处珠江三角洲北缘,与香港、澳门为邻,是广东省省会,同时也是中国首批沿海开放城市、国际综合交通枢纽、与上海、北京、深圳一起被誉为中国
假冒皇帝回国继位,骗过所有人,晚上睡觉王后才直呼:这有问题! 不知道大家小时候有没有看过《少年包青天》?其中有这样的一个故事:真皇帝被陷害,作为皇帝的兄弟(从小流
徐霞客,大家应该都知道,说起旅行家、文学家这些都过于飘渺。其实用另外一句话来形容更确切,他是游历了全国的人。 徐霞客他出生于名门望族,家庭条件非常好,他的祖辈儿是
吏吴两载,登虎丘者六。最后与江进之、方子公同登,迟月生公石上。歌者闻令来,皆避匿去。余因谓进之曰:“甚矣,乌纱之横,皂隶之俗哉!他日去官,有不听曲此石上者,如月
多少鲜活的生命,用渺小的身躯,向着遥远的天际扩张,充实了秋天的原野。下面是小编整理的秋天的优美散文,欢迎阅读参考! 秋,如影随形 落叶残秋,诗人不寂寥,秋日胜春朝。
一年中最冷的小寒时节里,清晨站在阳台上向东方望去,天空中铺满了一层厚厚的浓雾,室外的行车道上,除了能够看见亮起的行车尾灯,行人几乎看不见。浓浓的雾,在整个城市的
昏暗的日子并不是时刻存在,就像天空,也并不只有阴天,还有晴日。只需而惬意,不需对劲太多荒杂的东西,虽然时有一些磕碰,但生活依旧充满阳光。 其实,生活就是自己勾勒的
春秋到战国的关键性事件是三家分晋,而晋国之所以会一分为三,则是因为一个很偶然的事件。作为春秋五霸之一的晋国,在其落寞后被六大势力所左右,而晋国国君只不过是一个象
蔡文姬一生嫁过3次人,曾光脚为夫求情,曹操听后立马放人。不得不说每当有人提起蔡文姬的话,基本上第一时间能想到的还是游戏里她的形象,但真正的历史上,她究竟真的存在吗
向守志上将是那种被恶社会逼上梁山而参加革命的穷苦人。 他的原名叫向守芝,1917年11月28日出生于四川省宣汉县福禄坝曹家湾一个贫苦农民家庭。他上有一姐四哥,排行第六。父亲
今天的故事,我们讲一下铁汉柔情。每一个人,一生中总会碰见那么几个人,让我们从稚嫩到成熟。 她是欲寄彩笺兼尺素,山长水阔知何处的无奈,也是天长地久有时尽,此恨绵绵无
昏暗的日子并不是时刻存在,就像天空,也并不只有阴天,还有晴日。生活只需简单而惬意,不需对劲太多荒杂的东西,虽然时有一些磕碰,但生活依旧充满阳光。 其实,生活就是自
春秋到战国的关键性事件是三家分晋,而晋国之所以会一分为三,则是因为一个很偶然的事件。作为春秋五霸之一的晋国,在其落寞后被六大势力所左右,而晋国国君只不过是一个象
杨广,隋朝开国皇帝杨坚二子,他是暴君的代名词。他杀父弑母,他荒诞无度,他横征暴敛,但这只是他其中一面。大家都知道,在古代立皇位继承人都秉承“有嫡立嫡,无嫡立长”
大多数人都以自我为中心,以自己的思维去看待任何事物,笛卡儿曾说过:“我思故我在”所以事情没有所谓的好坏,端看你如何看待事情。 正如同战国时代有两个大学说,一个是孟
《夹竹桃》是季羡林先生1962年所作的一篇文质兼美的散文。季先生以平实淳朴的语言、不急不缓而又抑扬有致地抒写了对夹竹桃的“爱”——“它却是最值得留恋最值得回忆的花”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