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单导航

陪你走一生,叫做生活的路抒情散文

作者: 生活小助手 发布时间: 2019年10月08日 19:12:07

  怎样的生活才最真?过了多少个春秋,踏过了多少路,遇见了多少人,经历了多少事。关于生活的戏,我们面对着无奈,上演了多少喜与悲,一直让我们困苦的是生活,如何面对今天,怎样做好今天的事,又幻想着明天又必须会面对什么?日日夜夜,面对着时光的流逝,直到看见我们的故事不在那么完美,才发现我们所想得到的是多么的简单,当生活仓皇的降临在我们身上,背着这沉重的包袱,在人生之中慢步行走。有时候真的很累,很累…

陪你走一生,叫做生活的路抒情散文

  每天都走在人潮之间,面对着社会中的各种角色,无时无刻都必须用微笑来面对,不管是真还是假,带着这张面具去迎合着周围的人,迎合着别人的面部表情。当感觉累的时候,也必须要用微笑面对自己。

  当一有时间就会去空间看看别人发表的文章,或者去网站看看那些对自己有所帮助的文章,也能够提高自己的能力。

  xx已经陪我走过了5年的时间,我的喜与忧都发表在xx上面,在这里就是我的天堂,那些不想说的心情,就发表在我的说说里。因为这样,虽然不能够解决什么,却能让自己平复心情。

  夜空下着绵绵细雨,走在街头,感受着如今生活带给自己的压力,其实都是自己想的太多,经常对着别人说顺起自然,却忘了自己都做不到。不管怎么样,我们还是得继续过着我们的生活。虽然不是自己想要的那般美好,却能够感受到其中的那一丝甜蜜。

  当在家里感受着家人所给我的关怀,总是在我离他们之后才明白,妈妈的唠叨和爸爸无言的关心都是满满的爱,总是沉静在家带给我的那种温馨感。却是我最牵挂的的爱…

  有时候我都会去经常听那首《从头再来》,“我不能随波浮沉,为了我致爱的亲人。再苦再难也要坚强,只为那些期待眼神。”身边的家人给了我无微不至的爱,却没得到我们作为子女的一份真挚的关心,为了我们,家人付出了多少?而我们又报答了多少?

  曾经的生活我们走过了,今后的生活我们也要更好的走过,大不了从头再来,

  曾经的懵懂到如今的成长,我们都经历了那么多,各有所得,也从中得到了各自不同的体会。

  心若在,梦就在。

  只要我们有心,才知道生活是多么的美好。

  只要我们有心,才知道生活必须让我们去经历曾经的无知,

  只要我们有心,梦就在我们每个人的身边。

  爱文字,爱音乐,更爱生活。

林清玄,当代著名作家、散文家、诗人、学者。1953年生于中国台湾省高雄旗山。毕业于中国台湾世界新闻专科学校。曾任台湾《中国时报》海外版记者、《工商时报》经济记者、《时
路上绿草如茵,有青春作伴;远方黄沙滚滚,同成熟相连;我们是青春的代名词,固然前方有无数荆棘,我们自信地冲刺沟沟坎坎,勇往直前。因为,生活让我懂得,我要感悟生活。
平庸的生活谁都不喜欢。浪漫是人们的天性;但我们每天却又都生活在平庸之中,每日里免不了要送迎往来,无聊的人无聊的事你不应酬不行,你不愿做也是不行的,这些就像是庄稼
有一对年轻美国夫妇,从纽约南行,到了一处幽静的丘陵地带,看见小山旁有个木屋,木屋前坐了一个当地居民。那个青年丈夫就问乡下人:“你住在这样人烟稀少地区,不觉得孤单
心灵游走在文字里 静谧时,我喜爱读些将人生的道理点缀在故事里的故事,让心灵游走在文字里,沉浸在故事的酸甜苦辣,喜怒哀乐中……心灵在与文字共舞,带来的释然与静宁,如
有时闲暇之余看了一些池莉作家写的文章、觉得很可爱也很真实。她努力通过注视生活的一个层面及一系列人物升降沉浮,探摸整个社会的脉搏。以下内容是小编为您精心整理的池莉
今天读完了梭罗(Henry David Thoreau) 的《瓦尔登湖》(Walden)。由于好奇心,在网上查看了跟Walden有关的图片,看到梭罗当年建造的房子大约10来平方,仅放得下一张单人床和一张小桌两
友谊和爱情之间的区别在于:友谊意味着两个人和世界,然而爱情意味着两个人就是世界。在友谊中一加一等于二;在爱情中一加一还是一。 以下是小编为大家整理分享的泰戈尔经典
多少鲜活的生命,用渺小的身躯,向着遥远的天际扩张,充实了秋天的原野。下面是小编整理的秋天的优美散文,欢迎阅读参考! 秋,如影随形 落叶残秋,诗人不寂寥,秋日胜春朝。
《夹竹桃》是季羡林先生1962年所作的一篇文质兼美的散文。季先生以平实淳朴的语言、不急不缓而又抑扬有致地抒写了对夹竹桃的“爱”——“它却是最值得留恋最值得回忆的花”,
无意中看过国外的一篇小小说,说的是一个年轻的贫穷的推销员有一天实在是太饿了,便敲开了一户人家的大门,此时出来一位年轻的姑娘,小伙子便撒谎说是口渴了,想要杯水喝。
你不是作家,也不是诗人,你什么头衔都没有,可在我心里,你比什么都珍贵。你的文字很洒脱,你的生命很平凡,你就像戴望舒的《雨巷》里那撑着雨伞的白裙姑娘,忧郁而美丽。
大多数人都以自我为中心,以自己的思维去看待任何事物,笛卡儿曾说过:“我思故我在”所以事情没有所谓的好坏,端看你如何看待事情。 正如同战国时代有两个大学说,一个是孟
《夹竹桃》是季羡林先生1962年所作的一篇文质兼美的散文。季先生以平实淳朴的语言、不急不缓而又抑扬有致地抒写了对夹竹桃的“爱”——“它却是最值得留恋最值得回忆的花”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