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单导航

他是抗日杀奸团中最厉害的杀手,而他的舅舅却是一个大汉奸

作者: 生活小助手 发布时间: 2019年10月08日 20:13:02

在抗日战争爆发后,作为华北中心的北平很快沦陷。当时北平有一大批北洋政要,这些人有的宁死不做汉奸,例如吴佩孚,最后被日本人所暗害;而有的人则骨头一软,当了走狗,例如齐燮元。

他是抗日杀奸团中最厉害的杀手,而他的舅舅却是一个大汉奸

变节的齐燮元很快就当了伪军华北的总司令,专门与八路军做对。虽然齐燮元是个汉奸,不过他的侄子却是个响当当的好汉,他就是书生杀手冯运修。

冯运修在北平沦陷那一年才十七岁,不过参加过一二九运动的他十分仇视日本人。当他还是一名中学生时,就加入了著名的抗日杀奸团。这个团体是军统秘密组织的杀手集团,里面的成员基本上都是富家子弟,以自己的特殊身份执行刺杀和收集情报的任务。冯运修凭借自己的身份,经常出入军营。他的舅舅也为自己能有这个能文能武的外甥自豪,却不曾想到文文静静的他却是个杀手。

他是抗日杀奸团中最厉害的杀手,而他的舅舅却是一个大汉奸

当时北平地区最厉害的文化届人士应该是吴菊痴了。这个人曾经写了不少小说,但是日本人一来,他就立刻开始鼓吹中日亲善,成了大汉奸。而为了铲掉这个毒瘤,杀奸团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年仅十九岁的冯运修身上。

冯运修之前也执行过几个任务,都出色的完成了。这一次他打算趁吴菊痴出席日本人庆祝攻克北平的典礼上暗杀他。冯运修戴着一顶礼帽,趁着夜色骑着自行车追上了吴菊痴的黄包车。还没等吴菊痴反应过来,就用掌心雷手枪往他的身上连开三枪,汉奸就这么一声不吭地结束了自己可耻的一生。等到车夫把吴菊痴拉到典礼外面的时候,车上就只剩一具尸体了。

他是抗日杀奸团中最厉害的杀手,而他的舅舅却是一个大汉奸

日本人大怒,立刻彻查此事。在一个目击人的指认下,日本宪兵立刻怀疑到了冯运修的身上。当时军统北平站的站长要求冯运修立刻出城躲一躲,但是小冯忽然想到自己家里还藏着大量杀奸团的文件,于是折返回家。在路上,他遭遇到了鬼子宪兵。双方立刻隔着马路展开了枪战。等到日本人杀进屋子的时候,冯运修已经把所有的文件烧成了灰烬。他用自己的最后生命保护了整个杀奸团的安全。作为学霸的冯运修在此之前已经考入了北京辅仁大学(北京师范大学的前身),不过一心向国的他再也没有机会去上了。

吏吴两载,登虎丘者六。最后与江进之、方子公同登,迟月生公石上。歌者闻令来,皆避匿去。余因谓进之曰:“甚矣,乌纱之横,皂隶之俗哉!他日去官,有不听曲此石上者,如月
林清玄,当代著名作家、散文家、诗人、学者。1953年生于中国台湾省高雄旗山。毕业于中国台湾世界新闻专科学校。曾任台湾《中国时报》海外版记者、《工商时报》经济记者、《时
人啊!无论你离家有多久,无论你地位有多高,无论你贫穷还是富有,最难割舍的是故乡情怀,最难忘却的是故乡山水,最想吃到的是故乡饭菜,最想听到的是乡音乡韵,最想做到的
平庸的生活谁都不喜欢。浪漫是人们的天性;但我们每天却又都生活在平庸之中,每日里免不了要送迎往来,无聊的人无聊的事你不应酬不行,你不愿做也是不行的,这些就像是庄稼
无意中看过国外的一篇小小说,说的是一个年轻的贫穷的推销员有一天实在是太饿了,便敲开了一户人家的大门,此时出来一位年轻的姑娘,小伙子便撒谎说是口渴了,想要杯水喝。
老舍是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的重要作家,故而老舍研究向来是学术研究的重点与热点。本文是老舍经典散文,希望对大家有帮助! 老舍经典散文1:林海 我总以为大兴安岭奇峰怪石,高
多少鲜活的生命,用渺小的身躯,向着遥远的天际扩张,充实了秋天的原野。下面是小编整理的秋天的优美散文,欢迎阅读参考! 秋,如影随形 落叶残秋,诗人不寂寥,秋日胜春朝。
一年中最冷的小寒时节里,清晨站在阳台上向东方望去,天空中铺满了一层厚厚的浓雾,室外的行车道上,除了能够看见亮起的行车尾灯,行人几乎看不见。浓浓的雾,在整个城市的
张晓风,中国台湾着名散文家。毕业于台湾东吴大学,并曾执教于该校及香港浸会学院,现任台湾阳明医学院教授。以下内容是小编为您精心整理的张晓风经典散文,欢迎参考! 张晓
“芙蓉落尽天涵水,日暮苍波起。背飞双燕贴云寒,独向小楼东畔倚阑看。 浮生只合尊前老,雪满长安道。故人早晚上高台,赠我江南春色一枝梅。” 这首《虞美人.寄公度》是宋.舒
生活就像一个万花筒,有真情、有假意;有悲伤、也有欢乐;有感恩、也有抱怨。 《善忘,是人生的一种佳境》 冷冷的晚风,轻轻地吹着,吹乱了满怀的思绪。辗转的流年,悄悄从指
母爱,是一首永垂不朽、传唱古今的一首经典之作。小编深深地感激母亲为小编付出的一切。以下是小编整理的关于毕淑敏写母爱的散文,期待与你共赏! 有人说,爱是与生俱来的。
大多数人都以自我为中心,以自己的思维去看待任何事物,笛卡儿曾说过:“我思故我在”所以事情没有所谓的好坏,端看你如何看待事情。 正如同战国时代有两个大学说,一个是孟
《夹竹桃》是季羡林先生1962年所作的一篇文质兼美的散文。季先生以平实淳朴的语言、不急不缓而又抑扬有致地抒写了对夹竹桃的“爱”——“它却是最值得留恋最值得回忆的花”,